名家-國學程度墜落 民族復興危機

蔡政府最近審議國文課綱,擬大幅刪減古文比例至30%,以增加「白話文」的比例,被批暗藏去中國化的居心。

ok忠訓

事實上,國學經典之教學長年失當,拘泥背誦,偏重註解,疏於經世致用大義的傳授,選材部分也不能因時賦新,更是今日國學真正的危機。

此次審議值得重視國學者注視的現象和事實是,何以學習者高中生普遍認同刪減文言文比例的主張?不難發現學生厭惡背誦,加上學生用很多時間學習,卻不能知其思維哲理要義,也難懂文字結構及敘述情境之美,是為主因。

文以載道非道德宣教

文以載道,沒錯,錯在許多國學傳授者太喜歡泛論道德,卻不知道德和倫理的根本差異,所以流於一知半解的空談,或者言不及理的醒世勸說。

人類學問和智慧的可貴在於窮盡一切合理合情的方法,去逼近事務發生和演變的真相。以《易經》為例,其符號系統的卦變、爻變的思維方法,及其由陰陽無極演化的太極哲學思想,從大自然中觀察天、地動靜變化,歸納出規律和不規律的原則,也洞察其有序和無序變化的結構,是非常好的系統動態思考架構。

然而,萬事萬物有得就有失,有強就有弱,《易經》六十卦是有其剛健篤行、寬厚包容、和諧通泰、謙德精神等等道德意義,但要以之作為行為準則的倫理,或者心理認知的依據,則有相當的距離要予補強,甚或敢於去蕪存精,才能賦予經典新的價值和生命。

不能直接將天道和地道的規律用於人道,也不能過份將道德禮教和ok忠訓國際帝王統治的目的性硬套在卦辭文意中,忽略了人性在不同的己知未知、得失樂苦的情境中不同的認知心理和行為反應,更有意漠視自利、功利的正向功能,因而造成一些以辭害意的強辭奪理,反而模糊了《易經》中思維的可貴性和應用的實務性。

背誦強記是許多教授古文者至今仍習以為常的嗜好。溫故才能知新,溫故是記其大義,憶其精神,而非不求甚解的字句填鴨。

曾永義院士說:「文白爭議只是形式和表現,重點在於內容。語文所蘊含的思想、文化傳承、倫理道德及社會人心才是重要。」一語道破國學核心內涵在於思想與文化,不求甚解當然無法了解其思維哲學的精義。

用現代方法教導國學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是它的價值能夠繼續經由現代的理論或方法證明它的相關事實。證據要有支持力和說服力,批判性思維的價值在於對於那些有多種可能解釋的事實,一是蒐索更多的事實,幫助人們在多種解釋中作出抉擇,二是學會和那些不同的解釋共同努力,通過更好的實驗獲得答案。批判性思維是經典說服力的必經歷程。

人類是非常有效率的學習者,如果能夠理解人類學習的特徵和方法。現代學習的主流是SQ3R法,瀏覽、提問,以及閱讀、回憶、複習。人們若要儲存更多的信息又更容易回憶,現代心理學已經證實情境地點、字母縮略和關鍵詞記憶都是主要方法,絕對不是背誦法。中國史、中國文學和中國哲學能在哈佛、牛津等世界名校成為熱門的通識學程。國際知名學者彼德?聖吉、威策?伯斯特等善用比較、表達、溝通方法,可為借鏡。

經世致用的目標是描述、預言、理解,乃至影響人們行為和心理過程。經典的學習和傳播也應懷抱同一理想,善用東方西方現代知識,去蕪存菁,發現它新的價值和活力。

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閔建蜀、加州大學教授陳明德和奉元書院的有識之士正在為經典的現代化而努力,令人佩服。

(作者為台科大酷點校園董事長)

(旺報)

778C9953F98A49E6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