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10多年沒見父親往生 長髮女見相簿跪哭:他沒忘了我,爸你怎走了?













▲盧致宏說,入房時「那映入眼簾的是她的父親倒臥之處,所形成的一個人形血汙。」(圖/紫雲專業清潔提供/下同/圖非當事場景)

記者陳俊宏/台北報導

一名女性委託人在過世的爸爸房間發現一本本相簿,她啜泣說,「他沒有忘了我,這裡面都是我的照片...博客來網路書局...,我好想你,爸,你為什麼就這樣走了?」原本是禮儀師的34歲盧致宏,成立「紫雲專業清潔」擔任命案現場清潔師,並分享這個從業以來印象最深刻的故事。他2日接受《ETtoday新聞雲》訪問,娓娓道來自己轉職的原因。

「每次有人問我,有哪一個場景讓你印象最為深刻,我都跟他們訴說一樣的故事」,盧致宏在「命案現場清潔師」臉書粉專說,委託人是一名約莫30來歲、留著長髮、眼神憔悴的女性,「亡者是委託人的爸爸,在委託人小的時候,雙親便離婚,此後委託人和母親同住,這10多年來未曾再與父親見面。直到警方的通知,她才知道,父親已往生多日。」

盧致宏表示,當他和委託人結束談話準備到現場時,「她叫住了我,對我說道:『我想和你一起進去屋子裡面,我想知道這10幾年來,他過著怎樣的生活?』」

▼盧致宏在原本擔任禮儀師,後來改當命案現場清潔師。

文中說,「就在開門後,那映入眼簾的是她的父親所倒臥之處,所形成的一個人形血汙,直接地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讓委託人不禁地發出了一聲驚呼。」

文中提到,房子沒有任何的擺飾,只有幾個紙箱放在沙發旁,委託人在房內四處察看,只看到那幾件的衣服、許多的藥袋、散落的飲料瓶,流理台內還有不知多久沒有清掉的廚餘,蟑螂四處爬行。

盧致宏說,就在委託人打開地上紙箱時,只看到許多冊子擺放非常仔細,她拿了出來,才知是一本又一本的相簿,「我站在門口看著她翻動相簿,首先,是一個嬰兒的照片映入眼前,隨著照片的翻動,我看到的是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哇哇啼哭、破涕而笑、父母的懷抱及那三翻、六坐、七滾、八爬、周會走。每個過程都用照片記錄了起來,出遊的回憶、生日的紀念、生活的點滴。」

▲▼命案現場清潔師都需要有高度的勇氣,並具備專業的知識。

盧致宏指出,看著委託人翻動一本本的相簿,看她沉浸在回憶當中,直到她翻開最後一本相簿,最後一張照片是一家人一同用餐的照片,照片裡的她已少女的模樣,「突然,她跪了下來,身子不住地顫抖,啜泣地說『他沒有忘了我,這裡面都是我的照片......,我好想你,爸,你為什麼就這樣走了?』」

文中表示,此案件雖不是最複雜,「卻讓我印象最深刻,它讓我感受到了父親對女兒的愛,女兒對父親的思念,父女分離多年,而今,藉著一張張的照片,提醒著女兒,我永遠忘不了妳。」

為何會從禮儀師轉成命案現場清潔師?盧致宏受訪時說,從業期間遇到過許多自殺、意外以及孤獨死的案件,在許多自宅死亡的案件中,基於服務的心態協助家屬進行清理的工作。

盧致宏指出,直到有一次,請殯葬業裡協助的工人來進行清理時,才發現到現在講求服務至上、殯葬改革的時代,這工作卻沒有任何進步,還是停留在做工的程度;他因此有感,應該進行改變,因此成立這間清潔公司,進行命案現場清潔的工作。

▲▼命案現場清潔師都要穿上特製服裝、手套和靴子。

●「命案現場清潔師」臉書全文:

每次有人問我,有哪一個場景讓你印象最為深刻,我都跟他們訴說一樣的故事。

這天,我和委託人在大樓門口見了面,是一位約莫三十來歲,留著長髮,眼神憔悴的女性;還未上樓前,我們在交誼廳聊了起來,亡者是委託人的爸爸,在委託人小的時候,雙親便離婚,此後委託人和母親同住,這十多年來未曾再與父親見面。直到警方的通知,她才知道,父親已往生多日。

當談話結束,我準備上樓時,她叫住了我,對我說道:「我想和你一起進去屋子裡面,我想知道這十幾年來,他過著怎樣的生活?」

抵達目的樓層,在走向住屋處時,只看見她的腳步越發遲疑我陪他慢慢的走到門前;就在開門後,那映入眼簾的,是她的父親所倒臥之處,所形成的一個人形血汙,直接地看到了這樣的場景,讓委託人不禁地發出了一聲驚呼。博客來

房子,沒有任何的擺飾,只有幾個紙箱放在沙發旁,她在房內四處地察看,只看到那幾件的衣服、許多的藥袋、散落的飲料瓶,流理台內還有不知多久沒有清掉的廚餘,蟑螂四處地爬行,就在她將地上的紙箱打開時,只看到許多的冊子,擺放地非常仔細,她拿了出來,才知是一本又一本的相簿。

我站在門口看著她翻動相簿,首先,是一個嬰兒的照片映入眼前,隨著照片的翻動,我看到的是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哇哇啼哭、破涕而笑、父母的懷抱及那三翻、六坐、七滾、八爬、周會走,每個過程都用照片記錄了起來,出遊的回憶,生日的紀念,生活的點滴還有那應該是第一天上學背著書包站在校門口的樣子,照片中的主角,用著一張張照片記錄她的成長的每一刻。博客來網路書店

看著她翻動一本本的相簿,看著她沉浸在回憶當中,直到她翻開最後一本相簿,最後一張照片,是一家人一同用餐的照片,照片裡的她,已經是個少女的模樣。

突然,她跪了下來,身子忍不住地顫抖,啜泣地說「他沒有忘了我,這裡面都是我的照片......,我好想你,爸,你為什麼就這樣走了?」

這個案件雖然不是最複雜,卻讓我印象最深刻,它讓我感受到了父親對女兒的愛,女兒對父親的思念,父女分離多年,而今,藉著一張張的照片,提醒著女兒,我永遠忘不了妳。













BAFB30C44CB38A8B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