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壽司冰櫃案逆轉!兒搶開山刀誤殺家暴父「血一直流」...母幫頂罪

博客來網路書局博客來



博客來網路書店







記者宋德威/高雄報導

高雄前鎮10日傳出一起駭人命案,洪姓婦人因受不了丁姓丈夫長期家暴,失手殺了對方,並將屍體藏入壽司冰櫃內。不過現在案情出現大逆轉,警方11日凌晨2時突破洪婦心防,她才終於坦承替兒子頂罪,全案依殺人罪將母子2人移送高雄地檢署。

警方調查,洪婦與丁姓死者案發當晚發生爭執,結果對方居然拿起開山刀作勢要砍人,甚至還嗆一旁兒子「你如果不離開我連你一起砍」。丁姓兒子擔心母親安危,因此上前搶刀,沒想到過程中誤傷父親頸部2、3刀。事後他向員警供稱,「父親的血用噴的一直流、一直流,之後就斷氣了。」

▲壽司冰櫃案逆轉,母幫兒子頂罪。(圖/記者宋德威攝)

警方表示,母子2人先用房間棉被包裹屍體,再用繩子捆綁拖到冰櫃,並將沾血衣物載往岡山一處草原焚燒,凶刀部分則丟棄於阿公店一處水潭,之後怕被其他親友起疑,於7月初至前鎮街派出所報失蹤人口,由於家訪過程中洪婦眼神游移、神色緊張,繼續追查後整起案情才曝光。

據了解,死者丁男平時在菜市場擺攤賣壽司,婚後育有3男1女,長期對妻小家暴,且疑似揮霍無度欠下300萬元債務,才進而導致夫妻此次口角,未料卻意外釀成人倫悲劇;至於1樓的大型臥式冰櫃原本是平時用來冰存壽司備品、魚類及肉類,沒想到竟成藏屍處。

由於裹屍的棉被與血跡牢牢凍在冰櫃、結冰厚度達10公分,難以翻開分離,人員只能小心敲出空隙,避免傷及屍體完整性,反覆花了約2小時才順利將周遭冰層鑿開,讓死者終於能夠解脫。









613488B5884C74EC

劉北元/鐵窗內的人際關係 階級分明的牢房生活

博客來網路書店











▲在監所內,人與人間的關係是緊張且謹慎的,交錯朋友只會惹來更多事端。(圖/記者周宸亘攝)

監獄是一個社會的縮影,來自不同階層的人被強迫生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每天除了工作,人際關係的互動也是必須的。但在監所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自由世界大不相同,狀態是緊張且謹慎的。

在監獄中,依照行刑累進處遇條例之規定,收容人分為4級,這是法律上的分類,而在收容人的群體之間,另有一種價值觀區分博客來人的階級。

一個人剛進監獄,裡面的收容人就會根據那個人過去在江湖上的聲望、名氣及所做所為給他一個地位的評價;如果不是道上兄弟,那就看他入監前的職業與能力來做出相應的對待。例如知名企業家多會被其他收容人禮遇,而犯下性侵罪的收容人則會被其他收容人因不齒而加以排斥。

除了個人因素外,一個初來乍到的收容人,在收容人族群中會被如何對待,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因素,便是這個人在社會上的人際關係。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如果新人在所分配的工場中有相當地位的人照應,在監的日子比起孤鳥可是有天差地別。如同當年我被分配到工場時,舉目無親,什麼事都要自己放亮眼睛,努力學習適應,生活壓力非常大。

但也因為並不是每一位入監的收容人都是道上響噹噹的兄弟,或者有特別的人際關係,因此這一群無名小卒入獄後,人博客來網路書局際關係就呈現緊張且謹慎的狀態。

所謂的緊張,是出自於對人的不信任及不理解,所以一切人際的互動都處在自我防衛的狀態下;也就是說,在過群居生活的同時,心態上卻時時刻刻都在防備著周遭的人。尤有甚者,由於道上兄弟對於階級的高低是非常重視的,什麼樣的人該用什麼樣的語氣及態度與其談話,甚至於坐姿都有規矩,而且每個人的講究不同,一不小心就會踩到地雷,被視為冒犯。所以,位居階級底層者通常都是非常恭敬的跟每個人相處,而道上兄弟間則以他們自己的文化方式在互動,有時是高來高去,箇中涵義只有他們自己明白。

至於謹慎,是因長時間在監獄生活,沒有人可以不交朋友,但朋友又不能隨便亂交,交錯朋友會惹出不少事端來。舉例而言,脾氣火爆衝動的人,容易與他人產生口角或肢體衝突,身為他的朋友又豈能袖手旁觀,因此自然成為大夥兒敬而遠之的對象。除非將來出獄後仍要繼續走江湖路的人,才會在裡面廣結善緣外,其他人對於朋友的選擇是相當謹慎的。

此外,剛入獄的菜鳥多會被告誡,莫將自己家人的聯絡方式及住址讓刑期比自己短的人知道,之前就曾發生先出獄的收容人去詐騙或騷擾尚在獄中的收容人家屬。獄中的人際關係能不抱持緊張且謹慎的態度嗎?在監人際關係的拿捏這門功課,難度真的很高啊。

好文推薦



劉北元/【監獄行刑法修正】關到最後只剩獄友累進處遇阻隔母親支撐的愛



劉北元/在監作業月領0.3K光折紙蓮花怎麼養活自己



劉北元/牢飯免錢,其他都要錢活得像人才談得上教化

●劉北元,作家、更生團契志工,曾任律師。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613488B5884C74EC

吳景欽/【被告沒人權】羈押並非刑罰 被告不是犯人











博客來網路書店 博客來

▲有名羈押被告在網路論壇連載數篇在台北看守所的日子,感嘆被告非犯人,卻比受刑人還沒人權,引發討論。(圖/記者陳雕文攝)

有曾被羈押的被告於網路論壇上連載了數篇在台北看守所內的親身經歷(請見新聞連結),令人驚訝羈押處遇的現況外,也讓人質疑,到底羈押被告與受刑人間,是否該有相同,甚至更糟的對待?

羈押的目的在防止被告逃亡與證據保全,並非在懲罰被告。而雖然檢察官的羈押決定權,已在1997年《刑事訴訟法》修正時刪除,但仍有羈押聲請權,且若認無羈押必要者,也可自行決定保釋、責付或限制住居。如此的權力,就可能以聲押與否來逼使被告認罪,尤有甚者,即便檢察官手邊的證據仍不充分,在被告不認罪下而聲押,若法官未加詳查,就可能使無辜被告因此受災。如此的結果,就使羈押的保全作用喪失,成為押人取供與先行刑罰的手段,使羈押被告與受刑人無異。

而早在2008年,大法官做出的釋字第653、654號解釋,就開始打破羈押等同刑罰的思維。到了釋字第665號解釋,既言明羈押的最後手段性,更強調在受無罪推定原則下,羈押不能成為先行刑罰的手段。為了防止羈押決定,法官只能接受檢察官的片面資訊,在2016年的釋字第737號解釋,也肯認羈押程序的律師閱卷權,並於之後的《刑事訴訟法》修正裡,也採取強制辯護制度。凡此種種,實已顯示,對於羈押被告的保障,在法制上的改變。

只是法制的變革,未必代表執行沒有落差。以羈押決定來說,檢察官動輒要被告認罪以來換取保釋,仍所在多有,且即便羈押審查採取強制辯護,但法官不看證據,只看罪名輕重與輿論反應來決定,似乎也不會消失。更值得檢討的是,對羈押者的處遇,原本受到無罪推定原則的保障,除了人身自由受拘束外,其他自由權的行使,理應不能受到太多限制。惟觀《羈押法》,對於羈押被告的處遇幾乎與受刑人一模一樣,且在大法官相繼於釋字第755、756號解釋,強調受刑人仍應受到基本的人權保障下,於現今,反而出現羈押被告的保障不如受刑人的詭異現象。

再就現實面來說,雖然大法官釋字第654號解釋,已重申羈押被告與辯護人間的溝通與接見權不能被干擾,更不可全程監聽、錄影,只能由戒護人員監看不與聞。只是如何只看不聞,實難以想像,且在這樣的監視下,如何能有效為溝通與辯護,實也無法理解。更令人質疑的是,根據《羈押法》第23條之1第2項,對於被告與律師的來往文書,基於維持看守所秩序之必要,仍可對之進行檢查,如此廣泛無邊的目的,既把律師看成是潛在的犯罪者,更完全挖空了被告與辯護人間的秘密溝通權。

此外,在偵查中羈押,一次兩個月,可延押一次,原本是希望檢察官能迅速蒐證,以迅速將案件終結,卻往往成為偵查的期限,就容易使檢察官的提訊,重點不在釐清案情,而是另有所圖。尤其當檢察官開始訊問,被告若無法忍受看守所的惡劣環境,就很難不及早認罪以求得保釋,羈押就著實成為非任意性自白的根源。

也因此,在羈押被告不是受刑人,也受無罪推定的保障下,處處充滿違憲及違反人權保障的《羈押法》實應全面修正,否則,羈押就很容易與「人質司法」劃上等號。更重要的是,檢察官應該深切體認與檢討,羈押絕對是保全被告與證據的最後,而非最優先手段。

好文推薦

吳景欽/錯過時間就不能告?冤罪究責的追訴權時效存廢



吳景欽/【死囚槍決】死刑執行是政治提款機嗎

吳景欽/RCA史上最大工殤案遲來的正義絕非正義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專任副教授、馬偕醫學院兼任副教授、台灣永社理事、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著有:《法官應該我來當》、《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博客來網路書局





986548A5FADADC8E

人妻慘遭小王肢解棄屍水庫 2個月大私生子也被捂死



博客來





博客來網路書店



▲男子殺害情人後,還殘忍殺害2人的私生子。(圖/翻攝自大陸遼寧晚報)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中國大陸遼寧葫蘆島市的宮山咀水庫內,上月發現一具無名女屍,殘缺的肢體被毛毯包裹著,後來還被法醫發現她原本懷有身孕,結果循線找到外遇小王,對方動手殺害她後,還狠心對2人的私生子下手,用枕頭悶死了才出生2個月的男嬰。

建昌縣警局上月31日11時接到報案,有人在宮山咀水庫發現一具女屍,趕到現場發現女子遺體殘缺,脖子上還勒著一條尼龍繩,後來又在附近發現菜刀和嬰兒用品。法醫檢驗發現,女子頭部有10多處損傷,顱骨粉碎性骨折,脖子雖然有勒痕但判斷不是死亡主因,且女子正值哺乳期,懷疑案件有可能是情殺。

警方從死者通聯紀錄查到女子姓劉,今年31歲,河南人,曾在7月14日產下一名男嬰,再住院紀錄中找到登記為配偶的46歲楊男,對方卻不是她的丈夫而博客來網路書局是情夫。楊男1日被捕後坦承,劉女為他生下孩子後,一直要他和妻子離婚,2人便常為此產生爭執,上月29日晚間他一怒之下,先用斧頭擊昏了對方,再用尼龍繩勒死,連自己的私生子也下毒手用枕頭悶死。

楊男先將劉女分屍,將屍塊分裝在3個收納箱,隔日再開車將屍塊丟在水庫、垃圾箱等不同地方,嬰兒的屍體則埋在一農村河邊,1日想要重回案發現場處於剩餘屍塊,剛好被埋伏警察逮住,讓他忍不住大喊,「殺人了!但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目前已被刑事拘捕,全案進行審理中。







986548A5FADADC8E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